登录
注册
全部栏目
美国夏校
语言考试
申请指南
院校选择
生活
热点
专栏
老查留学
留学热搜
美国夏校
夏校学校
夏校专业
夏校综合
夏校体验
语言考试
托福雅思
GRE
SAT
ACT
AP课程
IB课程
GPA
留美考试
GAMT经验
申请指南
申请故事
申请攻略
美本申请
美研规划
奖学金
留学花费
行前准备
initialview
院校选择
院校排名
专业排名
留学数据
名校专场
文理学院
综合大学
就读体验
移民签证
专业解读
Minerva
录取数据
生活
影剧专场
留学生活
走遍美国
有点意思
实习就业
美国文化
吃喝
住宿
兄弟会
歧视
交通
校园
安全
节日
热点
内外热点
留学界头条
活动栏
川普大帝
专栏
干货堆
UWC
遇见哈佛
国内教育
留学百问
我是留学生
留学中介
留学文书
探校实录
观点签到
故事精选
艺术留学
干货网站
留学网站
老查留学
老查探校
公众号
成功案例
话留学(书)
留学热搜
高中留学
李拓远学长
印象反馈
关注公众号
  • 首页 >
  • 留学资讯 >
  • 名校申请,你还在看排名吗? >
  • 老查留学小助手QQ:3057195613

名校申请,你还在看排名吗?

2015-08-25 15:00:06

来源:  老查留学

我要评论 (0 人参与)

名校申请,你还在看排名吗?


这些排名机构定期发表其排名榜,每次传媒必然炒作一番,近期「抢眼球」标题包括〈THE排名榜港大大跌7位〉、〈港七大学排名持续下跌〉、及〈全球大学声誉排名前50首次无香港学府〉等等。


这些不同排名榜之目的从来不清晰,但估计是与评比声誉、素质或表现有关。另外,它们所采用的指标及方法也各有不同,同一所大学在不同排名亦有很大差异,叫人眼花缭乱,争议不休。


大学排名游戏有天生的缺陷:大学不是一般市场商品或企业,其多重的社会目的及软特性不容易或不宜作评比,也不适宜用简单的单一数字来表达一所大学的整体素质与表现。评比应否重视过程增值而非产出指标也是一个大争论。教育本身不是一项竞赛,而且每所院校也有其不同的历史背景、使命、定位和资源,简单评比往往流于表面化和功利化。


另外,排名也会耗用了参与院校大量的精力、时间及成本,这包括大量增加宣传广告预算,甚至招聘不教学的研究教授刺激研究产量等。很多成本最后只会转嫁到学生身上。近年排名机构的一些行径和手法也损害了其可信度。它们被形容为缺乏严谨性与独立性,方法与结果具争议性。参与排名可损害院校的办学理念和特色,令功利主义在校园内活跃。


大学排名 5点流弊


笔者尝试把排名的具体流弊或问题总结如下:


(一)过分狭隘指标缺内涵。排名机构一般忽视过程(process)或增值因素。它们都未能针对大学的真正目的、本质与内涵而制订。大多数都偏重于一些简单指标如学术声誉、国际师生比例、师生比例、研究生比例、博士数量、学生人均经费、论文量及引用率、教授人均研究经费、毕业率及毕业生起薪点等。


THE与QS同样不重视课程与教学素质、学生所学与成长等增值因素。论文被引用数目只计算以英文发表的期刊;「国际教师比例」对较少土产博士及长期倚赖国际招聘的香港及新加坡院校特别有利。另外,大多香港院校都把内地学生计算入国际学生比例内,已成为行内的笑柄。SJTU排名只采用客观量化指标,排名较稳定;但过分偏重理工科与科研成果,忽略了人文社科,指标范围比QS与THE更为狭隘。


(二)声誉调查的偏见误导。声誉调查对象包括毕业生、院校同行与雇主等。除代表性的问题外,由于部分人可能更愿意作出回应或提供更有利的意见,这些调查却未有预防或控制这些偏见。另外,大多答卷者一生只在一两间院校就读或工作,他们对自己学校作评分时无法与其他院校作比较,因此其回应往往不够客观理性。受访者也会对个别院校作出偏袒,特别是其母校。调查对规模大及历史悠久的大学也特别有利。再者,由于不认识一些冷门国家或地区(特别是非英语地区),这些排名机构往往未有邀请有关院校参与调查。


(三)院校提供数据的操守。部分量化指标数据都是应排行机构要求由院校自行提供的,一般都未经外部独立审核。所提交数据的准确性与可信性有赖院校自己的操守。但很可惜,一些院校始终经不起诱惑,向排名机构提供虚假失实的数据以争取较高的评分。201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全美院校排名,5所大学因被发现伪造数据而被警告或除名。这些做法对其他诚实的院校甚为不公平,也无法杜绝。


(四)藉排名变化制造新闻。公认顶尖的头50所大学之表现及声誉应十分稳定,但各校的评分和排名每年都会骤升骤降,其变动速率远超出其实际表现变化。这些变动有可能是由于统计的样本误差,但更有可能是排名机构故意作出人为变动。因为如这些院校的排名每年一样或差不多,其新闻价值及商业利益就大大减少。当每年排行有变动时,媒体往往视为大新闻作报道。因此排名变动是「常规」及可预计的,但这不反映院校素质有明显变化。这些做法对有关院校及其持份者每年造成一些不肯定和压力,意义不大。


(五)排名机构的利益冲突。目前大多数国际排名机构都具商业性质,因此有潜在或实质的利益冲突。一些机构除了进行年度排名外,也向院校提供收费的咨询及评级服务,甚至寻求广告和赞助。究竟这些付费院校日后会否获得排名好处,很难考证。QS于2012年推出让大学付费来获取1至5星评级机会,《纽约时报》作者Ellen Hazelkorn便怀疑这是否购买评级。近年有些名不见经传的院校付费后获评为最佳200所大学之一,已引起很多人怀疑。SJTU 同时兼任球证和球员,也难以避嫌。


结语:抗拒排名维护高教尊严


总体来说,排名机构所用指标颇为狭隘和缺乏有效度,只能评估整个教育过程的很少部分,忽视了学生的所学、其成长及院校如何改变其能力态度。类似排名也未能衡量院校的其他重要社会责任,如维护学术自由、文化传承及推动社会改革等。这些排名报告宣称其可利用单一数字代表整体质量,但忘却不同院校有其不同理念、定位、特色和发展阶段。


商业化大学排名活动毕竟是弊多利少,可信度极低,教育意义不大。然而,尽管有诸多缺陷,排行榜将有其市场继续存在。很多人将继续使用

笔者提议,首先,他们要正确了解不同排名的背景、方法及局限,如有保留可主动提出拒绝被排名;第二,尽量不花资源和时间,去做只为取得更佳排名的活动,排斥功利主义;第三,尽量内外不提及自己所获的排名(不论好坏或升跌),以避免「报喜不报忧」的尴尬现象和增加排名机构的权威性。


政府及院校也不应凭评分作资源分配,以维护高等教育的尊严。院校应对自己有信心,不需要外来不可信的指标来肯定自我。一些院校人员对这些排名已感到厌倦,拒绝再参与调查或传阅有关资料。正如李欧梵教授指出,「第一流大学根本不管排名」。


对其他持份者,除要多了解排名榜背后的缺失外,他们可将大学排名游戏视为周年品牌评比,不需要认真看待。学生如按大学排名来投考个别院校,容易被误导。注视院校整体的国际认可及个别专业的评审更为实际,自己也要对院校的学习环境和教学素质,作全面独立的判断。


大学最重要的目标是教学育人,鼓励人追寻真善美和共赢,而非追逐一些数字与名利。毕竟高等教育不是另一场球赛。(文章转自明报专讯)

 

换一篇
评论/Comment
  • 请输入验证码 

最新评论共有0条点评

留学攻略地图
老查留学网声明:

(一)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二)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工作日内与本站联系删除。邮件:pin.li@niuschools.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ENGLISH
服务条款
版权声明
全国:400-503-703(北京上海深圳成都
0.3054s